问题库

苏轼的“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何以被称为神品?

小区内容易吗
2021/4/8 14:04:09
苏轼的“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何以被称为神品?
最佳答案:

1080年,苏轼被贬谪为黄州团练副使,刚到黄州之时,他寄居在定惠院,有一天深夜在院里看着一弯孤月挂在疏落的梧桐树间,一时情感涌动,写了一首《卜算子· 黄州定惠院寓居作》: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这首词中出现了两个意象:幽人和鸿雁。其实我认为 “幽人”和“鸿雁”是合二为一的,都是苏轼自称,彼时苏轼正幽居黄州的定惠院,因此自称“幽人”,而“飞鸿" 则是他用来自比的意象。这个“幽人”,在残月挂枝、夜漏滴尽的夜晚,悄悄一人从寓所出来,显然是不想白天到处招摇;而且他又是孤傲的,并不因为自己的处境而自贬自卑,是“拣尽寒枝不肯栖”的。

元丰二年(1079),监察御史舒直、御史中丞李定等人,找出苏轼的个别诗文,断章取义给予定罪,说他“玩弄朝廷,讥嘲国家大事”。“乌台诗案”对于苏轼的打击是巨大的,在监狱里,他受过酷刑,并且一直笼罩着死亡的阴影。苏轼初到黄州,寓居定惠院。元丰三年(1080)深秋,定惠院,在黄冈县东南。谪居黄州之初惊魂未定,余悸未消:“吟中真味老更浓,醉里狂言醒可怕。闭门谢客对妻子,倒冠落佩从嘲骂。”(《定惠院寓居月夜偶出》)因此,乌台诗案险遭灭顶,被贬黄州惊魂未定,心情落寞,准备闭门思过,初来黄州是苏轼人生中最黯淡的时期。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开头就是描绘了一幅安静的月夜图,“缺月挂疏桐”,眼前立刻浮现出月光透过稀疏的梧桐枝叶斑驳照在地上的画面:“漏断人初静”,夜深了,周围一片寂静,顿生一种萧索之感。“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在静的月夜,幽居之人独自往来,与亲友不通音讯,月光里的身影朦朦胧胧、若有若无,像一只孤单的飞鸿。词的上阕几乎都是在描绘一种寂寥的画面,无论是残月、疏桐还是幽人、孤鸿,都给人一种非常凄清、孤寂的感觉。

下阕起句先描述后议论,“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承接上文写如同孤鸿一般孤寂的“幽人”受惊回头,这般担惊受怕所为何来?在“乌台诗案”中大难不死,侥幸得生,又被贬到了黄州,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官——团练副使,不得不谨言慎行。按照苏轼的那种旷达的个性是不愿这样的,可是又不得不如此,因此内心自是无比的怨恨,这种怨恨谁又知道呢?谁又能理解呢?最后两句“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依然表露了自己的个性,那只孤鸿“拣尽寒枝”却依然不肯栖息,因为不愿苟同别人,不愿违背自己的理想,不愿背离真实的自己,宁愿栖息在寒冷的沙洲,独守寂寞。

上阕写鸿见人,下阕则写人见鸿人而似鸿,鸿而似人,非鸿非人,亦鸿亦人。通过描写孤鸿的惊起回头、恨无人省、拣尽寒枝、寂寞沙洲,比喻“幽人"孤独冷落、惊惧不安、无可托足而又不肯随便栖身,满怀幽恨、无人能省却仍保持其孤高贞洁的特殊心理,甚至形成了一种孤鸿情结,很有《诗经》里比兴手法的意味。与幽人心境相匹配的还有“缺”、“疏”、“断”、 “静”、“幽”、“独”、“孤”、“寒”、“寂寞”等字眼,疏淡的笔墨、凄淡的夜色遂与这些词一起扑入眼帘,意境清空高绝,与作者愁闷孤独、清高不污的心境一致。

“拣尽寒枝不肯栖”乃是苏轼痛定思痛,仍不惜保持自我的无悔选择!不能上书申己“罪状”,以求宽宥,或者保留己见,与变法者划清界限,更不能明哲保身,他甚至害怕自己会因为失去一个进谏的环境进而不能尽人臣之责而惊起,回头反省,痛定思痛,在此时的冷静选择,乃是一个士子一生坎坷的开始而非终结。

苏轼在这首词中表达了一种孤寂和怨恨,这种孤寂与怨恨是因为他的个性与目前的处境格格不入造成的。他希望的生活是自由的,而目前却不得不小心谨慎;他热爱交友,但目前却朋友很少,“始谪黄州,举目无亲”。

苑燕儿

2021/4/13 22:01:08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