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要买车的朋友注意了“究竟是全款好还是贷款好

娅禾
2022/1/15 6:15:52
要买车的朋友注意了“究竟是全款好还是贷款好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携手走四方

    2022/1/22 0:26:35

    哈哈哈,夫妻两带着志同道合朋友,一起旅游是最佳选择……


  • 人生已是秋

    2022/1/26 2:51:52

    历史上,用兵如神又最具争议的,非张巡莫属。长久以来,对张巡的争议从未中断,而争议的焦点主要集中两方面,一是能否以剥夺他人的生命来换取自己的存活;二是突破了道德底线。

    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之一,是人类不吃自己的同类。而张巡却狠狠地踩在了这条红线上,以至于战事结束,到了论功行赏时,朝廷上下也分成了两派,有斥其是恶魔、有称之为英雄。不过,与之相类似的事件也曾在上世纪的70年代上演,同样招致广泛的争议。

    1972年10月13日,在安第斯山脉发生了一起客机坠毁事件,飞机上共有45人,最后仅有16人生还。这一事件被称作“安第斯奇迹”,90年代又被搬上了大银幕,译名《天劫余生》(又译《空难惊魂》)

    事件引起轰动,并非幸存者们在极端恶劣的情形下获救,而是幸存者吃掉逝去同伴的自救行为是否有悖道德法理?就连好些法学院的民法老师在授课时也借用这一事件。

    若以军事才能论,张巡至少在历史上也是立碑封神的人物。雍丘之战,以三千兵马力拒数万燕军于城下;睢阳之战,仅六千将士死磕十数万的敌军,且取得歼敌十二万的辉煌战绩。

    质疑者认为,这样的战绩是以三万条鲜活的生命换来的,虽情有可原,但理无可恕。最终,唐肃宗一锤定音,暂时平息了 “以守睢阳不去,与其食人,曷若全人” 的指摘。

    不归路

    在城困粮绝之时,张巡是否别无选择?答案是否定的。本有自尽、投降、突围、坚守四条路可供张巡选择,刚好生死各半。不过,在张巡眼里,仅有精忠报国华山一道。

    天宝十五年(公元756年)二月,雍丘县令令狐潮投降安禄山,邻县的张巡受邀坚守雍丘,此时张巡手上仅有区区三千人马。到了三月初,令狐潮亲率四万大军将雍丘团团围住。

    在短短的六十天之内,双方进行了大小三百余战,可雍丘仍牢牢掌握在张巡手中。此时,后方忽然传来一个坏消息,潼关和长安相继被安禄山的燕军攻陷,玄宗流亡巴蜀。

    皇帝都自身难保,小小的雍丘是否仍有坚守的理由?令狐潮不失时机,修书一封力劝张巡投降。张巡手下的六名将领见大势已去,也一同劝张巡投降。

    结果,张巡命人在大厅上悬挂玄宗画像,领着文武官员向画像跪拜。之后,命左右将劝降的六名将领拿下并将其斩首。至此,再无一人敢说投降二字。军心算是稳住了,可更大的麻烦却摆在张巡的面前,城里已经没有箭了。

    苦思之下,张巡决定向令狐潮的燕军“借箭”。到了晚上,巡夜的燕军士兵发现雍丘城头上冒出不少的黑衣人,还顺着绳索正悄悄缒下,人数约有上千之众。

    令狐潮当即召集弓箭手,向着黑衣人万箭齐发。不久后,令狐潮发现黑衣人纹丝不动,方知上当。这些黑衣人只是稻草人,一轮操作猛如虎,被张巡白白捡了数十万支箭。

    第二天晚上,黑衣人又再次出现在墙头,这时的燕军视而不见。可这次的黑衣人却是货真假实的敢死队,当燕军醒悟时,一切都晚了,几百上千的黑衣人在大营内将全无防备的燕军杀得人仰马翻。经此一役,令狐潮大军后撤至陈留,几个月不敢再靠近雍丘。

    至德二年(公元757年)正月,燕军大将尹子奇率十三万大军,意在直取江淮门户睢阳。只有三千八百人马的睢阳太守许远见军情紧急,连忙请求张巡增援。

    收到请求后,张巡带着三千兵马急赴睢阳。以区区六千八百将士面对十三万大军,注定凶多吉少。交战之初,燕军首先被打趴下,睢阳城下满是燕军将士尸首,十多天下来,燕军士兵阵亡两万。

    不过,随着战事的不断深入,到了七月初,城内已无多少粮食,每个士兵的口粮被严格控制,每天只有二两米,这样的配给显然不够裹腹,树皮、纸张等能下肚子的一概被用以充饥。

    到了七月中旬,守城将士只剩六百人,而粮食也即将耗光。邻近的谯郡、临淮、彭城三支唐军仍旧按兵不动隔岸观火。张巡到睢阳前,曾把一支三千人的部队留在宁陵。

    张巡的最后希望是派人主动请求邻近唐军增援,再不济,拔点粮草也行。决意已定,当夜张巡拔了三十精兵给南霁云,乘着夜色杀出重围。

    南霁云也是一员猛将,在万军之中生生撕开一道口子,直奔最近的临淮贺兰进明部。让南霁云意想不到的,是贺兰进明不仅不发一兵一卒,还让南霁云留下协助自己。

    已经一天滴水未进的南霁云挥刀砍下自己一根手指,愤而离去,当天即带着宁陵的三千勇士杀回睢阳。这一仗,能活着进城的只有一千人。守城的将士增加了,粮食短缺的口子却是更大了。

    张巡深知,若睢阳一旦失守,身后的江淮重镇必将落入叛军手中,那是大唐的希望和命根。坚守虽是条不归路,可忠于职守以身报国何尝不是军人的职责所在。

    于是,战马首先被充作口粮,随后天上的麻雀地上的老鼠也被一扫而空。一个月后,再也找不出可吃的东西。城要守,仗要打,张巡把目光锁定在爱妾身上。

    张巡扛着整整一麻袋,全分给守城将士。从八月到十月,张巡以这种“同类相食”的方式,为守城士兵提供食物。十月初九,仅剩的四百将士架不住如潮水般涌入的叛军,睢阳终于失守。

    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绝望的张巡登上城头,向西遥拜: “臣力竭矣,不能全城,生既无以报陛下,死当为厉鬼以杀贼”。最终,叛军将张巡、南霁云等三十六名将领斩首。张巡死时,“颜色不乱,扬扬如常”。

    正是张巡的坚守,不仅拖住了十几万的叛军,更为大唐的胜利赢得了宝贵时间。至德二年(公元757年),唐军收复长安、洛阳两京。正如朝廷上保张一派所说,“巡以寡击众,以弱制强,保江、淮以待陛下之师,师至而巡死,巡之功大矣。”

    战争总有残酷的一面,寸土不失,人在阵地在,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胜利,张巡无愧英雄二字。

相关问题